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無題
(架空短寫)

拍手[0回]


很多時候會覺得喪失某些東西包括思考,心想『啊啊這一切是多麼可笑』,一邊卻繼續做這些可笑的事。

清晨天還沒亮,咖啡機的研磨聲將他從被一堆算式淹沒的夢中稍稍拉回現實,瑪格莉特身著襯衫站在流理台旁,略濕髮尾不時滴下水滴使肩膀附近透出肌色,照電視劇演大概會靜悄悄走到身後在耳邊道早安,「羅索,要是醒了就起來幫我準備早餐。」可惜她是個完全沒有空隙的女人,而他也沒那種多餘浪漫。從傳出焦味的烤箱裡拿出瑪格莉特早些放進的吐司後,以單手打了兩顆蛋,先將半熟蛋放到盤中遞給她,羅索則繼續等著剩下那顆全熟至邊緣焦掉為止才熄火。

「今天要先去熊男那?」她點了頭,默默垂下眼簾。熊男是指路口花店老闆,每個月初和月中她都會帶上一束未曾送出的鮮花,也就這兩天,她會噴點薄荷香水於耳後。瑪格莉特對很多事執著異常,其中包括一些難以理解的習慣,幸虧羅索不是多話的人,即使都看在眼裡也不會多問,畢竟他們的同居有著時效性,一直以來他和她都認為感情是可以乾淨切割的。

出門前不忘伸手想順順羅索翹起的頭髮,總不自覺把相差三歲的他當小孩看,被硬生撥掉那隻不禮貌的手也是理所當然。

「你頭髮是我難得覺得好摸的呢……」

「呿,少來了。」他揮著沾著泡沫的手作勢趕她出門,直到用眼角餘光看見大門關上。「……第一節課是八點吧。」嘩啦嘩啦將盤子沖淨,仰頭吸著一個月只會出現兩次的薄荷味。

「早,今天是百日草。」正在搬貨的花店老闆看見羅索便像先前一樣將這次買的花種和他說,即便這個蘑菇頭男子並不怎麼友善,但勉強還算是客人。「謝啦熊男。」今天他難得道了謝,不過隨即從身後再度傳來不滿這綽號的叫喊。

對瑪格莉特而言不懷念不思念就不等於活著,身為替代品的他又為了什麼在確認?

羅索攤坐沙發上才剛將電視電源切掉就聽見開門聲,瑪格莉特嘟著嘴唸著些不成句的片語,可見她又喝了點小酒,「羅索、羅索……」迷迷糊糊把衣服脫到只剩下內衣褲,身材勻稱的她力氣並不算小,上方那雙眼睛像夕陽浸入海中般打轉再打轉,他看不清自己表情。


「好愛你,真的。」


──然後聽妳在夢中唸著孩子的名字。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