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BE30題
羅索×瑪格莉特×C.C.
(架空/OOC)

拍手[0回]


題目感謝:


3. 終其一生的單戀

今天依然朝走廊盡頭試著喊住那身影,看起來隨時都很忙碌的她仍舊快步走過。從窗子縫隙鑽入寒風冷的刺骨,為補充熱量我將巧克力塞進嘴中,頂著鼓鼓的嘴角爬上梯架拿下報告用書籍。她本人對無論男女視線都聚焦在她身上這件事毫無自覺,用那無機質的臉,以為沒人發現的偽善笑容,和每個人保持最安全距離。

「我知道喔,妳的秘密。」

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說話,雖然難以置信不過自己笨拙到想不出其他任何來吸引她注意力。她先是遲疑了一下,只是一瞬間,下秒臉上又立刻恢復笑容:「嗯──這樣呀。」我呆站原地看她轉身離去的背影吐不出半句話,她大概覺得我是個怪胎,不、用這種話初次打招呼本身就很詭異。看著白茫天空似乎有什麼東西斷裂崩塌,口袋內原本冰冷的雙手突然熱的不像話。

「──前輩!請等等我!啊!!!」
「對不起……前輩……」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身後多了個跟班,笨手笨腳的連個資料都拿不好。她蹲下後先是摸了摸那傢伙黃髮,一起撿拾著散落地上的資料,明明是看似溫柔的舉動卻給我種脅迫感,這女人彷彿盡是虛假。

進行活體實驗時心想要是也能剖開人的心或許就能知道她在想什麼。帶上教授要自己轉交的報告,來到她的研究室前敲了幾次沒有回應的門,一時興起轉動門把發現並沒上鎖,我嚥了口口水往室內查看,最角落的桌子前方有著一面照片牆,遠看紅通通一片,好奇心驅使我一步步走向桌子前;照理說我的背脊理當發寒,卻耳根發燙、心跳加快想著那女人無聲乾笑。

喀擦──她站在門前用從未見過的不尋常笑容看著自己。無論她視我為敵手或其他,我只知道從我開始注視她那刻就深陷泥沼。我朝慢步走向自己的她彎出同樣的笑,她用雙唇將我笑容撫平,一邊用修長手指摸著我的頭髮,從指間傳來當時的感受,我卻樂在其中。

「──我愛妳。」

即便我的情感在妳眼中只是消遣。

24. 多餘的人

橙黃眼珠裡映照的我看起來相當羞怯,我撐著雙頰嘟著嘴小小抱怨了關於那男人的事,前輩沒有回應我,只是別過頭將手指嵌入那俐落藍髮,看向窗外微笑著。再也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前輩了!雖然很想這麼說,事實上卻是一無所知,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前輩都相當優秀,對每個人都很親切,偶爾會冷冷吐槽我失敗的前輩也很迷人,我以為只有我才看的見那樣的前輩。

「想麻煩妳一件事。」

想不到自己居然能有被前輩拜託的一天,懷抱不安卻又興奮期待的矛盾心情,聽著前輩要麻煩我的事,前輩只說了一句話後像是緊接句點般沉默,沒有理由更沒有多餘,眼前僅剩視線和微微被我的表情所牽動的嘴角,現在的我究竟是什麼表情呢,但我不可能拒絕,於是輕輕點了頭,前輩才露出滿意的笑容,對我來說能看見前輩的笑容比什麼都要開心。

厚重髮色和不入流的髮型讓我相當反感,我不知道前輩要他的照片有什麼意義,他的舉動也沒什麼不對勁,只是,只是他的視線前方似乎總有前輩的身影,但他們行動幾乎沒有交集,最常和前輩在一起的人還是我,那個人充其量不過是引起前輩的小小興趣罷了。

「前、前輩…唔唔……不要接近…那男人……」

夢裡的我一直、一直追著前輩,但無論怎麼追都追不到,無論怎麼喊前輩就是不願意停下來等我。自己居然在實驗室睡著,夕陽不偏不倚照在我臉上,突然想起要將不小心睡著前完成的報告給前輩,我馬上收起就算睡了一覺還是很疲憊的倦容。研究室的門上了鎖,原以為應該不在或回家了,往窗內窺探卻聽到細微說話聲;我果然還是最討厭紅色,包括他的一切。啊啊前輩,看來我永遠都會是多餘的那個人呢。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