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After Marguerite.
(架空/偏瑪格莉特中心)

拍手[0回]


窗外景色雪白的刺眼,樹木上覆蓋好幾層厚厚的積雪,瑪格莉特瞇著眼試著想起經由他人口述的兒子及丈夫,無論怎麼想還是一無所獲。失去的遠比自己想像多,連他們臉龐都想不起的無力充斥內心,甚至一度懷疑起家人的存在,即使自己想不起來,也沒有他們找尋的消息,難道從一開始被遺棄了?像是被推落至深不見底的海,無盡黑暗朝自身襲來。瑪格莉特驚醒,鬆開緊皺眉頭深吸了口氣,手心和額頭冒出些許冷汗,看著窗上倦容倒影,心想要是能沉沉睡去就好。


數天前,滲出些微血色的額頭繃帶,手腕上傳來點滴注射的緊繃感,瑪格莉特試著理解目前情況,卻如同映入眼簾的慘白天花板,空虛且哀傷。從桌上證件得知名字以及某大學研究所講師的身份,不知是否該慶幸所學和知識都沒有忘記,但對現在自己來說是最沒必要的記憶。

次日,一位訪客前來探視,他表明是在同所大學任教的教授,和自己見過幾次面。事件發生時,叫救護車將自己送來醫院的正是身為目擊者的他。瑪格莉特不斷向眼前這位露出親切笑容、年紀稍長的男子問著關於她的事,但除了自己已結婚並有個孩子的事實外,其他都不清楚的男子也只能表示遺憾。以為有了接點,下秒卻又消失無蹤,瑪格莉特感受到一無所有的恐懼及不安。「如果不介意,可以找這人問問看,或許他會知道妳的事。」男子拿出張寫有名字住址的紙條遞給自己。

夜晚醫院安靜得令人害怕,尤其對現在的瑪格莉特來說。雙眼無力直掛在天花板上,一闔上彷彿就會失去更多,因此不敢入睡。用接著點滴的手拿起桌上男子留下的紙條,用僅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唸出上面名字後,瑪格莉特小心翼翼將紙條折起放入證件套中。從病房內天花板,到窗外一切,包括腦中都是一片慘白,只有身體受的傷確實的在復原,瑪格莉特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。

出院當天瑪格莉特換上男子帶來的套裝,拿起一小包自己在大學置物櫃內的私人物品,裡面沒有關於家人的東西,甚至連手機都沒。走出醫院大門,和充滿暖意的陽光成對比,瑪格莉特雙眼迷濛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世界,想著還有能容下這樣自己的地方嗎?抱持這種心情坐上列車,前往紙條上的住址。


到達的城鎮相鄰大海,有著和都市截然不同氣息;未亮起的泛黃街燈,少了華麗裝潢多出幾分人情味的店家。瑪格莉特試著沿途尋問,不自覺被稚嫩的熱鬧聲音吸引而佇立,看著手拿鏟子將積雪清往兩側的學童,明明再普通不過,卻令臉上浮起淺淺微笑。從學校警衛口中意外得知紙條上的人:「這傢伙啊!小姐妳找的這個人他在這教書,不過今天剛好休假,妳往那走……」瑪格莉特順著指示走過一條又一條街道終於找到住址上的地方。雖被雪覆蓋還是看的出是間有著紅色屋頂的獨棟房子,庭院花圃裡泥土龜裂開,看的出已經許久沒有整理過。瑪格莉特輕推開生鏽的鐵柵門,在地上薄雪留下腳印,「──喂!是瑪格莉特吧。」收起正要按下門鈴的手,四處張望找尋聲音的主人,「上面!」瑪格莉特抬起頭,太陽在他腦後照射著那頭看似發燙的紅髮,穿透的陽光使得眼睛睜不開,如其名般的紅色,肯定就是自己要找的名叫羅索的男人。

看過屋外情況,屋內當然也好不到哪去;書本隨意堆積擺放,原本該放書的書架上則放了一堆浸著福馬林的標本,桌上地上到處散落寫到一半甚至空白紙張。「要喝什麼?就咖啡吧。」數秒後羅索端來擅自決定的咖啡,「……謝謝。」當瑪格莉特開口想問眼前這個自我中心的男人事情時總會被打斷,「抱歉,羅索先生,我來到這是想問自己的事。」連說話都吃力的瑪格莉特語氣硬是加重了許多。「我知道,拉姆和我說過。」羅索直盯瑪格莉特認真說:「關於妳的一切,我全都知道。」「那麼請告訴我!」瑪格莉特神情在憔悴的臉龐上顯得更加痛苦。「……答應我一件事吧?」神色帶些凝重的羅索說道。

瑪格莉特並沒有察覺,單單只想找尋答案將腦中的空白填滿,於是答應了羅索的條件:「一個月……不,兩週就好,那間學校還不錯。這段時間妳可以住這,樓下有空房,左邊那間。」瑪格莉特推開房門,和雜亂的客廳不同,房間內意外整潔,木製桌椅和床鋪,純白床被散發陣陣陽光味道,和醫院冰冷到窒息的白不同,溫暖氣息讓瑪格莉特這陣子以來第一次感到放鬆。當晚那片黑暗沒有出現,安穩進入夢境,即使那是個只有自己在大海中浮沉、什麼都沒有的夢。

隔天一早,瑪格莉特跟著羅索來到昨天問路的學校。「咦!這位不是昨天的小姐嗎,順利找到啦!」看見瑪格莉特微微點頭後,警衛便不多話別過頭繼續吃早餐配電視。小學實驗室內瑪格莉特熟練將器具擺放,大家對這位突然出現的老師也沒過多疑問,彷彿早就知道她的到來似。在專注中流動的時間異常快,黃昏的鐘聲催促著學生們。之後幾天兩人間交談只有片面字詞,相處也是從往家和學校基本往返,約定的兩週過的很快,一轉眼只剩兩天。「這不是瑪格莉特老師嗎!居然會在這見到您!一直以來都很擔心您的消息呢。」走廊上一位戴著眼鏡的短髮女子激動握住瑪格莉特雙手,「伊奧席夫老師的事我們都很遺憾……您是調職來這邊任教嗎?」那四字像是根針般刺進內心,帶出記憶的零碎片段,雖仍無法完整拼湊卻已讓瑪格莉特痛苦萬分。「我來這邊出差,還有事要辦就先走囉,您要保重!」看著女子離開的背影,瑪格莉特雙腿瞬間無力攤坐在地,淚水緩緩從臉頰滑落。當天下午,瑪格莉特身影從學校消失。

怎麼可能忘記,自己怎麼可能忘記最愛的孩子,為什麼……會忘記!不斷責怪自己的瑪格莉特,緊握雙手,指甲陷進手心流出鮮血,想嘶吼卻又無法喊出的聲音像卡在喉頭般出不來。「他們死了。」從背後傳來不帶任何希望的回應。「妳的孩子先走了,之後妳每天活得像行屍走肉。某一天妳瀕臨崩潰般的衝進車陣,伊奧席夫將妳拉回但……」瑪格莉特意外平靜聽完羅索講出自己找尋的答案,殘破的心無法因為逐漸流進的記憶而填滿。「……看來妳的記憶中還是沒有我呢。」一直、一直注視著,但她的眼裡始終只有他們。此刻更是徹徹底底的輸了,活著的自己永遠贏不了已死之人。

「──不,我知道。謝謝你,羅索。」

身體的傷可以醫治,殘破的心需由另個人來填滿,光憑記憶是不夠的。一個月後,瑪格莉特將那場車禍當作重生,就算短時間內還無法坦率露出笑容。「……要去看看他們嗎。」用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到達墓園,瑪格莉特輕撫過墓碑上文字,淚水滾滾滴落,慶幸記憶沒有和他們一起葬在這,要是想不起對他們就太不公平了。

隔天瑪格莉特在庭院發現幾盆盆栽,沒記錯的話,那些盆栽裡種的花都是──


FIN.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