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無題
隨筆短寫集中
(R捏/架空)

拍手[1回]


將淚水化為奇跡,即使伴隨種種苦澀及誤解。
重生後,她來到了他的身邊。命運在兩人間如此微不足道。
如果妳最後想起了那個人,會想和他說沒有無法顛覆的命運嗎,瑪格莉特──

Good night.

研究室燈光昏暗,角落透出一絲沉寂綠光,過去似乎也像這樣獨自研究著,每天、每天。
但為了什麼,已經記不得了。

「看來少了我還是不行啊。」瞄了眼桌上滿載空白的紙張,以及戴著眼鏡入睡的瑪格莉特。門沒有完全關上,走廊燈光照進室中,「唉呀真是不小心。」離席後腳步跟不上羅索的拉姆,看著熟睡兩人嘟囔,並把門輕輕關上。

比起熱鬧聚會,他更愛靜靜流逝的時間,與她一起。「瑪格莉特,妳不再孤獨。」夢裡的他這麼說著。

lie flower.

擺放整齊的書本,擦拭發亮的實驗皿和燒瓶,研究室的一切和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。
一張椅子,一個馬克杯,一個人。

研究都是我自己一人作過來,也沒有什麼問題。凝視著渦中生物的殘骸,試著在紙上寫出一些想法,卻遲遲無法動筆。應該會有個拿著資料的女人,端著一杯咖啡走向自己,存在既真實又虛幻,猜不透的女人。有時甚至會懷疑起她的存在,還是只是我腦中的一個泡影罷了。我將書架上的書本一本本拿起,翻動後又一本本放回去。即使翻遍任何角落,還是找不到她曾經存在的痕跡。

什麼都沒有留下,除了她的名字;因為是花朵的名字,聽過一次就記住了。
謊言的花朵,瑪格莉特。

>感謝比桑讓小的充滿圓滿感的衍生→la Bocca della Verità

Erica, lonely&betrayal.

孤獨與背叛是一體的,背叛後必定迎來孤獨,無論是背叛者或被背叛者。她需要他、而他也需要自己。建立在這之上的相處,不需明說的約束,直到不需要彼此的那天。瑪格莉特視線專注於眼前燒杯,藍色火焰在她空洞的瞳孔中燃燒;想法在空白中纏繞,如同找不到點的線與線。

眼角淚痕是不是背叛的痕跡,已經無從得知,也許生前比現在更孤獨也說不定。「妳說呢?」無人機沉默應答。瑪格莉特轉身,繼續進行手邊實驗。少了羅索的研究室,多了安靜,也同時多了幾分寂寞。

-

他們都不相信神,比起無謂信仰,用自己頭腦和雙手來推翻更加有意義。瑪格莉特彎腰撐著椅背打量似看著螢幕,「哈哈!看來我們正與神作對呢。」從前方傳來羅索的嘲諷笑聲。「真難得會從你口中聽到沒根據的名詞。」又或者該說所謂的神都是人們虛構出來的假象,為了讓願望有個寄託、讓心靈有個歸屬,這些論調聽在他們耳裡簡直可笑至極。

兩人處在緊繃又不到窒息的平衡關係上,卻各自藏有對對方的想法;他總是自我中心又目中無人。她總是一意孤行又固執己見。

「其實一直很不喜歡你呢。」

「討厭到想掐死我嗎?」

「是呀。」

只可惜我們都殺不了彼此。

Cat.

藍髮女人輕咬剛從信箱拿出的信件,將手中鑰匙轉了一圈發出鏘啷聲響,脫下高跟鞋後走進屋內將外套俐落披向椅背,隨後眼光一斜往角落看去,「進展如何呢,報告小偷。」明明是白天屋內窗簾卻緊拉上,只透出一絲光線,瀰漫著一股說不上的氣味。由潮濕、藥物、淡淡香水味等所構成。脖上栓著皮製項圈,在電腦薄弱燈光前敲打鍵盤的男子停下動作轉過身,撐起臉頰並扯起嘴角無聲笑著,「歡迎回來。」

只是一次失誤,羅索對這個名叫瑪格莉特的女人非常有興趣,並非只有聰明才智這種膚淺理由,而是她的眼眸深處和自己一樣,有著瘋狂。某日對她的獨立研究止不住好奇心,潛進研究室試圖一窺究竟。「啊啦,真意外。」門邊,瑪格莉特輕推了下眼鏡,露出淺淺微笑。從那天起,她握住了我的把柄,我成為了她的俘虜。

意外的是她對自己也有所耳聞,表示遇到瓶頸。於是來到她住的公寓,看起她的研究並深陷之中。「要是我能協助妳完成……」「到時再說。」瑪格莉特斷然打斷羅索。隔天送給自己一個暗紅項圈,這女人果然如自己想像中有趣。「今天逛賣場時看到,覺得很適合你呢。」瑪格莉特邊說便一邊將項圈扣在自己脖子上,對有些緊但不到窒息的感受竟感到興奮。

「我是貓?還是狗?」

「如果真要說,會比較像隻貓,」瑪格莉特將臉湊近,撫上羅索發燙的頸,「一隻被我馴服的野貓。」

他們之間僅有的一點浪漫。

「行前酒會嗎,一群男人還真有情調。」坐在實驗桌旁的瑪格莉特用指尖順著燒杯杯緣滑繞,邊用那雙深邃眼睛盯著羅索瞧看,「人要衣裝呢。」諷刺的輕聲笑著。

「外面這麼熱鬧,妳一個人窩在研究室想必很無趣吧。」羅索勾起嘴角不甘示弱嘲諷,「啊啊──紅酒很好喝呢。」以眼角餘光觀察瑪格莉特反應,她同樣回以一抹美麗彎度,「那麼,不邀請我嗎?」邊將實驗袍褪下,裡面是早已換上的寶藍色短禮服。

「哈!沒想到最有情調的是──」纖細手指堵上羅索的唇。古典舞曲在乏味的研究室響起,瑪格莉特熟練踏著舞步,也許生前自己習慣參加這種場合,才殘留身體的記憶。「連酒都備好了,真不像妳啊。」她舉起酒杯,「敬我們的研究。」羅索與之乾杯後發笑著,「還有,我們的世界。」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