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Red Deep Sea.
架空/年齡操作
(同齡高中生)

BGM:
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 feat. 土岐麻子

魅せて欲しい、夢の続きまで
世界―。
溺れてたの、海よりも深い
はじめまして

拍手[0回]


今日最後鐘聲刺耳響起,夕陽灑進課桌椅整齊劃一的教室中,靠窗角落僅剩與之對比的紅與藍。

「瑪格莉特!快點!」羅索不耐煩翹著腳,手指不斷敲擊桌面發出聲響。「催催催!那你來寫!」原本低著頭寫著班級日誌的瑪格莉特,猛然抬頭怒瞪。

「……那種東西隨便寫寫交差就好啦!電影呢!」

被師長視為問題學生的羅索,常有些驚人之舉(?)每次都讓瑪格莉特傷透腦筋。

「哦,你要請我嗎?」瑪格莉特放下手中的筆,「每次都讓我這麼困擾,請個一兩次也不為過吧?」一把拉住羅索領帶,臉上淺笑使他興奮,雖然不想承認,但她是唯一,也是第一次讓自己沉淪的女性。

惡作劇般吻上她的唇,並說道:「加上這個,我請。」

天空透出一層層看似有些浪漫的紫,火紅逐漸被雲層吞噬,某人右臉頰也浮起同樣浪漫的紫紅,熱情發燙、刺痛著。

電影院前排了長長人龍,手臂不時因人群推擠而碰觸,「要看哪部?你請客你決定。」瑪格莉特冷淡說道,想必還在為了剛剛的事生氣。同時指、看向一部與科學有關的電影海報,下秒不約而同相視而笑。

「妳終於笑了。」

「也不想想是誰的錯。」瑪格莉特皺眉。

「是、是,我偉大的學生會長永遠都是對的。」

廳內人很少,內容對一般人來說顯得枯燥乏味,並不賣座。挑了個好位置,兩人目光隨螢幕閃爍,手中爆米花幾乎都沒動到。

「嗯──!很好看!」伸了個懶腰,瑪格莉特制服下擺微微往上,露出白細腰身。「對吧。」羅索不自覺揮起手說起感想,能一起聊並跟上的,也只有眼前比自己更加滔滔不絕的她。

-

「該死!又失敗了……」羅索望著手上混濁不堪的試管,趴在桌上無力嘆氣。「咦,原來還有人。」實驗室門被拉開同時傳進玻璃碰撞聲,趴著而更顯細長的雙眼,勉強注視著抱著試管架走進的女性。妳看著我,我看著妳,「看看你,臉都沾上染劑了。」那是我與妳笑容的第一次相遇。

桌上盡是失敗殘渣,原本乾淨光滑的桌面已不見原貌,坑坑洞洞,酒精燈燃燒著,傳出刺鼻又誘人的氣味。

「吶,我喜歡這味道,妳呢?」

「喜歡。」

「真的?那……聽說我身上天天都是這味道,妳喜歡我嗎?」

「這就難說了。」

「啊──!瑪格莉特果然好狠。」

-

入冬後的寒風有些刺骨,羅索硬是將圍巾拉高遮住半張臉,還是看的見那緊皺的眉頭。他不喜歡冬天,不喜歡這種冷到發顫的氣溫,通往學校的斜坡在這季節裡走來顯得特別漫長。

鞋櫃前羅索拉下圍巾,擤了下發紅鼻子,「鼻子好紅!啊、和你頭髮一樣。」瑪格莉特手拿鞋子,開玩笑說。「……」羅索將鞋子塞入鞋櫃,穿上室內鞋,頭也不回的離開,留下錯愕的瑪格莉特。

兩人的第一個冬天,彼此雖有著共同興趣,但對本身還不很了解,瑪格莉特將羅索的喜歡和親吻當成玩笑,除了實驗之外的時間,他總是不正經。

中午,瑪格莉特帶著便當,一如往常拉開實驗室的門,「……居然睡著了。」桌上是吃完的麵包包裝袋、喝一半的牛奶,以及趴著發出細微鼾聲的一頭紅髮。傳進刺耳午休鐘聲,羅索驚醒並直挺挺坐起,「午安。」眼前瑪格莉特微笑著,他別過頭沒回應。

「在氣早上的事嗎?」

「……沒有。」

「那怎麼了?你怪怪的。」

「就說沒有!──啊!該死的冬天!!」搓揉著紅的發燙的鼻子,覺得自己真是蠢斃了。

瑪格莉特看著胡亂吼著的羅索,想想似乎是第一次碰見他這模樣,不理會眼前從鼻子紅到整張臉的他,自顧自笑了起來。

「呼,越晚越冷呢。」瑪格莉特搓著雙手捂著嘴,吐出陣陣白煙。「喏!」羅索將圍巾拿下,一圈圈圍繞於她脖子上。

「你比我怕冷吧,會感冒的。」

「沒差,反正已經病入膏肓。」

-

操場積起厚厚的雪,學生們人手一把鏟子努力將雪鏟去;唯獨坐在三樓教室窗邊俯瞰著的羅索。「果然在這。」門被大力拉開的聲音,夾帶著瑪格莉特的無奈,他不以為意咧嘴笑道:「嘛,需要付出勞力的工作不適合我。」

「好冷!」

「……這次是第幾次幫你找藉口了,頭痛?肚子痛?」

瑪格莉特嘆了口氣,她總是拿他沒輒,甚至成為說謊的幫兇,但和羅索在實驗室裡暢所欲言的時間總讓她沉迷。學年第一,身為學生會長的自己,面對眼前態度輕浮的男人,令她摸不透也猜不透。

羅索盤腿看著規矩坐著的瑪格莉特,戴起眼鏡的細長手指,翻著書頁的動作相當規律,大約五秒會翻到下一頁,無論做什麼甚至都能用完美形容。看著她的雙眼,起初內心不斷冒出些莫名情緒,才發覺,啊、沒錯,自己迷戀上眼前這女人。
暸若指掌的化學理論,一開始認為愛情也不過如此。對瑪格莉特玩笑就只是玩笑,感覺距離拉近瞬間,又不自覺拉遠。

「……我愛妳。」

「……咦?」

羅索凝視著轉過頭看著他,表情稍稍僵掉的瑪格莉特。

「這樣有比較認真嗎。」

「你又開我玩笑了。」

「妳猜呢?」說完,邊淺笑看著露出困惑表情的她。

-

今晚夜空繁星異常耀眼,年末要處理的事特別多,瑪格莉特揉著眼,看著桌上堆積的公文,睡意不斷襲來。「啊!」臉頰透出因趴著產生的淺紅痕跡,猛然看向時鐘,「……好險只過半鐘頭。」撐著額頭,拍了拍雙頰,瑪格莉特繼續埋首於文件中。

離開學校時已算深夜,走過校門時耳邊傳來聲音,「……喂!」臉被圍巾佔據三分之二,雙眼直直注視,墨綠長大衣因融化的雪水有點濕,肩上積了點雪,紅色頭頂也被白雪佔據。

「你怎麼─還在這──」雖然知道失禮,瑪格莉特還是忍不住笑出聲。

羅索從大衣口袋拿出包裝過的小盒子,上面綁著淺藍色蝴蝶結。「……聖誕快樂。」她有點訝異,不是因忙碌忘記今天是聖誕節,而是他不像會送禮物之類的人,光想像走進禮品店這件事本身就很不可思議。抱著這種失禮想法,瑪格莉特從那伸出的手中把盒子接過。圍巾遮住了他的臉,她看不見他的表情。瑪格莉特拉開蝴蝶結,裡面是枚中間鑲著綠寶石的──

「咦?怎麼……」

「先說,不是禮物。唔、反正記得戴。」

羅索矛盾的吞吐說著,不明白他到底想表達什麼。只見他轉身走去,頭頂和肩上的雪因動作而甩落。

「……妳要站那多久!」

無名指閃著一絲綠光,細雪中,瑪格莉特跟上羅索的步伐。

第一次的眼神交會,就掉入妳所創造的深海中,但願能化作紅色細線將妳綁住,即使有天妳想把我送往海洋。


FIN.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