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   
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無題
(庫勒尼西隨筆/連隊日常)

拍手[0回]


世界構成時早已決定一切,沒有任何選項。

「庫勒尼西,如果說你的存在只為成就某個女人……」被自己稱作幻獸的生物在耳邊低語,「我不想聽!」庫勒尼西捂住雙耳,表情扭曲。
「至於那男人,心底深處則一直把你視為奪走他妻子的人。」三雙歪斜的眼睛眨了眨,彷彿看透一切。
幻獸持續說著些讓庫勒尼西更加混亂的話語,腦中掠過一片鮮紅,飛濺的血沫、斷裂的四肢,以及──「我……」「為了讓本當該死去的你活著……不,應該說這也是她所期望的。」幻獸眼睛瞇成細線,「疾病也是契機,一切都是,包括你。」咧嘴說著,如同嘲笑這命運般。

-

靜靜佇立的瑪格莉特,像具異常精美的人偶,她所散發的氣息,有時讓羅索感到焦慮。「重生。」是對她的第一印象,至今依然沒忘記這事實。
「有新作戰進來,要跟嗎?」羅索打開研究室的門問道,「好的。」瑪格莉特微微點頭。每次跟隨連隊到渦中,盡可能帶回所見物質一向是他的興趣,羅索熱衷研究時的專心神色,總讓同事法爾肯倍感壓力,但這陣子似乎有些微改變,有時敲門前會聽到研究室內傳出對話聲音,但開了門卻又只有羅索技官一人,法爾肯雖感奇怪但也不敢多問。

渦中瑪格莉特以無人機型態靜靜在羅索身旁飄浮,看著他露出如同小孩般的興奮神色,「妳看,瑪格莉特。」羅索拿起一旁首次對戰的生物殘骸,像是透出七彩光芒的鱗片,「羅索技官,該離開了。」中隊長米利安叫道。「知道了。」將殘骸小心裝入封口袋,放入手提箱,裡面已塞滿各式各樣的物質,羅索看了看,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滿意笑容闔上箱子步上武裝船。
回收新物質後的幾天,總會以他最快速度消化完畢,一天二十四小時根本不夠用,研究室內紙張四處散落、各種物質也堆積的到處都是。「又晚上了啊。」羅索伸了個懶腰,瑪格莉特端上一杯咖啡以及蛋糕在他面前,「……謝了。」羅索拿起杯子啜了幾口,雙眼盯著一旁翻著書籍的瑪格莉特,「還記得上次去訓練生那的事嗎。」羅索放下手中杯子,碰觸桌面時發出清脆聲響。


「羅索技官,作戰技官拉姆請你這週末……」「如果又要我去給那群小鬼講課,恕我回絕。」法爾肯話未說完,馬上被羅索打斷。「一堆研究還沒做,哪有時間……」羅索皺眉說道。「……等等,我去好了。」彷彿想到什麼突然改口,前次因拒絕,拉姆曾有一小段時間改派法爾肯跟隨連隊作戰,讓他缺少回收物質機會,對時間點巧合不得不在意。「……要跟來看看嗎?雖然很煩躁。」法爾肯離開後羅索問道,「也好。」身影隨即出現的瑪格莉特說。

「咦香菇頭來了啊!」教官室門口的阿貝爾故意大聲說,一旁利恩注意到羅索視線想將他拉走。「小鬼快走吧,要不然等等香菇頭會把你們拿來做實驗喔。」弗雷特里西開玩笑說。「看來你也和那小鬼沒兩樣。」羅索眉頭皺到不能再皺,為回收物質也只好硬著頭皮交差完早點回研究室。
「嗯?羅索技官還帶了無人機啊。」弗雷特里西看向發出微弱聲響的羅索身旁。「有問題嗎。」「沒,挺少見所以有點好奇,總之這次就麻煩你了。」

羅索走出教室準備離開,到中庭時又遇到阿貝爾,「香菇頭要走了啊,今天還帶了個怪東西,什麼啊第一次看到。」阿貝爾伸手想碰觸,被羅索一手揮開,「小鬼,這不是你能碰的。」「呿,真小氣耶!」注意到阿貝爾的其他訓練生陸續圍過來盯著飄浮在空中的奇特球體,「……這什麼麻煩情況。」

「那玩意也沒什麼,一點都不有趣。」往無人機探了一眼的古魯瓦爾多,碎唸著邊離開,「啊等等!」一旁布列依斯也跟著。「艾伊查庫,那東西是無人機,潘德莫尼一部份的工程師會帶著紀錄或支援自己。」「艾伯懂真多。」艾依查庫雙眼睜大的說,「我也是在書上看的。」艾伯李斯特有些不好意思搔著頭說道。
「……可沒時間理你們這些小鬼啊。」羅索作勢推開訓練生,大步離開這令他煩躁的地方。無人機彷彿笑著般似的些微搖晃跟上。


「記得。」瑪格莉特微笑回應,「他們真可愛。」羅索手上的叉子差點掉落,「可愛?妳說他們可愛?那群煩躁小鬼會可愛?」大口吞下蛋糕,臉上盡是不悅,「香菇頭……嗎?」「拜託別提那三個字,阿貝爾那個死小鬼,因為他連帶其他小鬼看到我也這樣叫,真該死。」瑪格莉特微笑著,想起看著那些孩子的當時似乎湧上些暖意,那是身為核心不該有的感受。
PR
   
Comments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Copyright ©  -- 夢に踊るの♫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